追蹤
吃一口甜甜圈
關於部落格
知道了滋味,請放在心底。
  • 2588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城市的憂鬱》約哪裡【聯合報╱胡晴舫】

提議約會地點,就像自願在眾人面前脫光衣服,邀請別人對你的身材品頭論足。地點老套,暗示了你因循苟且,人云亦云,了無新意;地點新穎,代表了你資訊靈通,人面極廣,走在時代前端;地點貧賤,可以是你無意間說出了自己的身價,也可以是你表達普羅運動的政治信仰;地點尊貴,能解釋成你的身家教養,也能暗示你的虛榮個性。而,所有的品味都是相對的,關鍵並不在你個人的定義,卻是聽者的唯心判斷。無論你精心挑選還是脫口而出的一個碰面地點,都給了對方一個機會去自由詮釋你這個人。


那是一場殘酷的品味考驗。任何懂點人情的城市人都不想落入這個圈套。所以,每個人都保持禮貌,互相謙讓著指定約會地點的權力。


推來推去,眼看著約會就要流產,他終於率先提議了一個城裡最高樓的頂層餐廳,「可以眺望夜景,還有現場演奏的音樂,交通方便,」他說了餐廳的優點,然後用一種略微煩悶的口氣,「壞處是食物不怎麼樣,不過,還算不難吃。如果你們不在意食物,那裡氣氛還可以。」


有人馬上表示反對,「那裡人太多,太吵。」還有人嘖嘖作聲,「又不是去吃氣氛的,東西好不好吃當然重要。」


既然是他先開口,眾人敦促他再提另一個主意,他不情不願地說,「那去一間家庭經營的餐廳,吃點家常菜。他們只有四張桌子,菜肴十分可口,服務親切,」他又轉了一個不置可否的口吻,「就是不能自己點菜,老闆當天買什麼菜,就煮什麼給我們吃。」


另一個朋友禁不住嘲弄,「我們可不可以自行付多少錢?」又點名另一個地方,啊,太拘束了,太矯情了,搖頭紛紛。


他不說話了。關於品味,每一個城市人都出一張嘴。越會損人,品味越高。品味最無懈可擊的人,往往是說話最刻薄的那個人。不懂得適時丟兩句可惡的俏皮話,簡直沒資格混江湖。就算最終所有人都同意了一個地點,他心裡明白屆時到了現場,也還有人會繼續發表高見,以示本身的趣味高雅。


如果見過世面,就該對什麼都懶洋洋,提不起勁。都市裡的餐廳酒館朝生暮死,咖啡廳、服裝店、百貨公司來來去去,商品爭奇鬥豔,菜單分季換花樣,仍舊無法滿足城市人喜新厭舊的胃口。口味刁蠻是講究,是世故,更是一種身段。錢,要懂得怎麼進來,也要懂得怎麼出去。


終於大夥兒在一間油漆味仍濃的新餐廳碰了面。人還未到齊,酒還沒開瓶,菜單還在讀,已經有人對桌布的花色表示意見。等飲了第一口酒,嘗了第一筷菜,不滿的情緒猶如法國大革命前夕的巴黎。


自以為有禮貌,他們故意壓低了聲音批評,聲量小到足夠讓全餐廳都聽見。酒色不豐,肉煮得太老,青菜沒洗乾淨,音樂俗氣,女服務生不夠美,剛剛去上洗手間,撞見廚房人員解手卻沒洗手。還有還有,你看看這裡的客人,個個橫眉豎目,衣衫落伍,實在格調不高。尤其靠窗口那名女子,雖然裝得人模人樣,吃起飯來卻狼吞虎嚥,嘴巴不閉地大嚼,你連她嘴裡塞幾塊排骨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
整桌豐盛菜肴沒人碰,所有人講話講得津津有味。提議來這間餐廳的那個人滿臉不自在,心情上上下下,一會兒覺得失禮,一會兒覺得遭冒犯。


付帳走人時,桌上仍留有大量食物,但是,人人都心情飽足,精神陶醉,覺得今晚大吃了一頓。


【2008/06/27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