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吃一口甜甜圈
關於部落格
知道了滋味,請放在心底。
  • 2588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【天下雜誌】陳文茜:這裡從不拒絕有理想的人

陳文茜:台灣這個社會讓我最感動的事情,就是當你很相信「理想」這件事,你終究不會真正地失敗。比如說,八○年代,我先看著高信疆那批相信鄉土文學的人,像王拓、黃春明不斷寫作,像林懷民在他爸爸是大縣長、內政部長的旗幟之下,卻堅持要跳舞。


你看明星咖啡屋老闆的回憶,林懷民每天為了要買周夢蝶的舊書,就老跑去。周夢蝶說起來也是悲慘的時代人物,他就坐在明星咖啡屋的門口賣些舊書和禁書。從短暫的場景看起來,路邊行人匆匆,重慶南路口,時代就這樣輾過,就把一個大詩人輾在那樣一個牆角裡。


他曾經三天一本書都沒賣出去,所以餓昏掉了。可是因為他坐在這裡,台灣這個社會的故事不會只到這裡,它的故事就會在周夢蝶的舊書攤繼續,旁邊有個明星咖啡屋,然後這偶然與巧合,就會讓一些年輕人走上二樓,點一杯咖啡混一整天,然後黃春明《看海的日子》在那個時候寫出來,林懷民也在那個時候完成他的小說,確定他的藝文人生,最後終於走上他的編舞之路。


周夢蝶也不會只是舊書攤一個老人,他會成為文化界不斷歌頌的名字,他的詩最終還是被保留下來。然後明星咖啡屋可以在九○年代,看起來那麼不合時宜地關掉,現在,哎,怎麼又開張了。我疑惑地跑去明星咖啡屋看,它以前是賣西餐、賣周夢蝶的禁書,它現在賣的是蔣方良的俄羅斯軟糖。這個社會就是不會停在一個悲劇的點,悲劇可能只是一個分號,可是分號後還會有下一代的故事。


比如說我要做《文茜世界周報》,當時找中天的董事長周聖淵,我跟他說台灣不應該故步自封到這個程度,應該要有一些國際新聞,我跟他談,如果大家都考慮收視率的問題,很擔心這個事業能不能成功,那我就把我的主持費用砍一半,結果他就說,那就把製作費增加一倍。我跟他的談話只有五分鐘,這個節目就決定了。


也就是說,當在這個社會裡你有一個理想,你跟別人說你的理想時,對方會給你理想的回饋。


最近我更發現,台灣真有一些怪人,會做一些比我們這些人做的都還要稀奇古怪的事情,比林懷民跟黃春明還要荒唐。像「薰衣草森林」的詹慧君那個女孩,三十歲就覺得她不要再上班,要去山上種花,問題是她連花也不會種,搞到鄰居好心疼,大家就都跑來幫他種。在台中縣的新社鄉,很多人去支持,在網路世界裡互相串連,窄窄山裡頭一條小路的薰衣草森林就開始有絡繹不絕的遊客。


後來複製到了新竹縣的尖石鄉、苗栗的明德水庫附近,薰衣草森林現在成了苗栗縣最大、最漂亮的景點,還可以辦婚禮,有九個香草鋪子。


又譬如我最近看到的另一個故事是「天空的院子」,是南投縣竹山鎮八百公尺山上一個老房子的民宿,那個年輕人,連兩萬塊都沒有,可是他一心要弄房子,就找了他當醫生的表哥一起。兩個人買了睡袋、收音機、手電筒,跟一點點吃的東西就住在上山,要了解這個房子。


改建需要錢,誰給他們錢?於是他們開始去找銀行,跑了十六家銀行,每一家當然都說NO,可是到了第十六家銀行,一個資深的銀行協理說,我一輩子在銀行工作,我支持你,還幫忙去說服那個分行,給了一千多萬的貸款。房子弄好之後,第一個月收入只有八千塊,他們不放棄,不斷地開車上山、下山,找到可以認同他們理想的顧客。後來年輕人寫信給苗栗縣、南投縣、台中縣所有的文化局局長,請他們來看一下這個很值得推薦的老房子。


其中南投縣文化局長看了信後親自去,剛好在日月潭辦了一場很重要九二一的紀念活動,馬修連恩等國際歌手都在那邊演唱,就帶了他們在百年民宿的老宅住了一晚。


大家就一直在那四合院裡面唱歌唱到天亮,然後聽天空院子的年輕人講他們如何開創這個百年老民宿的故事。


我喜歡慢慢蒐集,台灣從大時代到個人的變化,這些人就是跟父親、母親走不一樣的路。他們常常覺得,我三十歲就要追夢。天空的院子是二十六歲的年輕人,他就覺得我人生的價值要不一樣。他覺得幸福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經濟產值,這可能是趙耀東本人不是很能理解的事情。


而台灣這個社會就是不會拒絕真正有理想的人。就算現在苦,就像周夢蝶在這個社會的某個角落,但這個社會最感動人的是,所有的悲劇都是分號,它不會是句點。所有的理想在這個社會裡頭,他就會找到他的知己、找到他可以繼續持續的一些路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