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吃一口甜甜圈
關於部落格
知道了滋味,請放在心底。
  • 2592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【天下雜誌】蘇麗文 為○‧六三秒做足準備

坐在林口長庚醫院咖啡廳裡,大腿還綁著石膏、開完刀膝蓋光是彎曲兩度都會飆淚的蘇麗文說,當時腳甩出去時,感覺大腿和小腿已經分開,無法出力。


「在場上我不清楚自己傷得有多深(那時大腿骨四周的韌帶嚴重撕裂),我只知道輸贏就在那一腳,」二十七歲還帶點么女調皮性格的她,專注又成熟地說著。


不合理要求,我會默默做


跆拳的世界,輸贏是臨門一腳,那一腳,只有○.六三秒。


眼前負傷受訪的蘇麗文,比螢幕上大腳一踢的選手看來嬌小。她一七一公分、五十七公斤、肌肉結實(體脂率只有九%);在跆拳道界她不算高、天生扁平足跳不高、跑不遠,絕不是天生好手。


她的教練甚至曾說過她是全道館動作最醜、技術最不好、能力最差的選手。


從小因體弱被父母送去練跆拳的蘇麗文,卻練出一身興趣。


大家對跆拳的印象是揮汗、撞擊,但她看到跆拳對一個人心智與體力的磨練。


十歲開始練跆拳,蘇麗文以專家的口吻告訴我們,「一場平均七分半鐘的比賽,不只比體能,更比瞬間的反應、觀察,這是個殘酷的舞台。」


跆拳的規則與倫理,也影響了她看待與面對人生的觀點。


蘇麗文永遠忘不了道館牆上匾額的八個大字:「崇禮尚義、服從忍耐」。當她踏進道館,被啟蒙老師李山龍要求立正、敬禮、問候、跪坐、聽教練訓話,每天的第一個訓練就是一百個伏地挺身,更別說遲到、犯錯該受的罰責。


她的母親常不捨說,「好好的一個女兒練得全身是傷。」但她反而覺得磨練對她是一種享受的過程,「即使不合理的要求,只要讓我進步我就接受,像蛙人操五百下,如果能讓我身體能力進步,受惠的是自己,我會默默做。」


跆拳的精神使她在面對人生各種操練時,比同齡者多出超強韌性。


在生活上,蘇家算不上小康,蘇麗文的說法是「我家是很小、小、小的小康」;父母親在台北縣泰山鄉開文具店,狀況不好時,一天賺個上百元,也要栽培三個小孩。


蘇麗文在念五專時,打工賺學費和生活費;最高紀錄一天三份工,早上當救生員、中午端盤子、晚上當游泳教練,她也曾當過記錄車流量的臨時工。


儘管沒有豐厚的家庭資源,但蘇爸爸樂觀的態度,卻給了蘇麗文最寶貴的精神禮物。


特別是當她開始參與競技比賽卻經常失利,哭著回家跟家人抱怨遇到愛國裁判、或是對手惡意攻擊頭部,抱怨「金牌又被污掉了。」


蘇爸爸總會冷靜提醒她的小女兒,「是妳贏得不夠多,如果妳更強壯、能再閃快一點,金牌就不會擦身而過。」


之後,蘇麗文很少再抱怨,她開始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不公平,也不再為自己找藉口。


這種堅持到底的意念,讓這位跆拳天資不佳的選手,愈磨愈強悍,她擠進國手,被人稱為「小金超人」。


她第一次參加亞洲盃國手選拔賽時,第一場就落敗,但她卻從敗部復活賽中勝出,從早上八點打到晚上十二點,足足打了十一場,最後在敗部冠軍與勝部冠軍對打時,輸在最後一腳。


用勇氣面對生命起落


從小跟她擠同一張床、大她四歲、對她疼愛倍至的姐姐蘇麗方說,「我常聽到她從敗部上來,她總是堅持到最後一秒,受不了,還是再忍一下,」說起妹妹,蘇麗方有不捨,更有種滿足與驕傲。


蘇麗文在兩千年雅典奧運國手選拔賽中,原本有機會爭取代表權,卻不巧遇上自己的偶像,一七八公分的陳怡安。


偶像成為她進軍奧運的關卡,心理自然矛盾,一方面偶像遙不可及,二來又希望參賽。她容易衝動的性格在這場比賽表露無遺,在第二場比賽時,因為被對手踢下一只隱形眼鏡,蘇麗文灑脫地摘下另一只,七百多度的大近視看到黑影就攻擊,結果以一比二落敗。


她的學長,現任立委黃志雄談起這位經常單挑他的學妹時說,蘇麗文比賽會「大起大落」,穩定性還要加強。


以此次奧運為例,黃志雄判斷蘇麗文當時左腳?帶受傷,在?帶無法轉動與支撐的情況下,右腳更無法施力,很難贏得比賽;但他說,麗文的精神值得佩服,很少運動員能這麼堅持。


蘇麗文也清楚自己有進步空間,但她面對成與敗的過程,已練就她堅韌看待生命起落的哲學。


低潮時,她很火爆,會用憤怒包圍自己,無法克制地上場練習,即使包石膏也打死不退。


釋放脾氣是她與挫折共處的方式,但冷靜後,她會設定目標,要自己在下一回把分數討回,「我確信第一次輸他五分,第二次只會輸三分,會愈來愈少。」


她也有套面對成功的哲學,就是不允許自己待在成功頂峰太久。她相信「成功有時會害人」,因為這次成功不保證下次的結果。


大腿上的刀疤、腳上的石膏綁不住蘇麗文追夢的勇氣。


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,蘇麗文說她不會放棄奧運金牌,無論跌倒、還是撞到牆了,都要勇敢追夢。


她會持續不懈奮鬥,為那台上輸贏僅○.六三秒的臨門一腳,努力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