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吃一口甜甜圈
關於部落格
知道了滋味,請放在心底。
  • 2591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郎姑:爸失智 或許忘了洗腎苦【聯合報╱本報記者鄭朝陽】

「好在他一下子就忘了味道,哄一哄,他又回頭吃了幾口。」郎祖筠半開玩笑地說,後來父親糖尿病情加重,必須洗腎治療,看他受罪,很不忍心,「有時也慶幸他失智,不太記得所受的苦。」


等待看護 人仰馬翻


這段時間,郎爸有一位菲律賓籍監護工全天候看護,家人的作息未受太大干擾,但菲傭來台工作時間屆滿,等待新看護的四個月,才是考驗的開始。


半夜,郎爸起床喝水,因為膝蓋無力癱坐在地上,髖關節裂開,緊急送醫。和許多失智的老人家一樣,郎爸也曾忘了回家的路,女兒為他戴上「愛的手鍊」,上面寫著郎爸編號和失蹤老人協尋中心的電話。但是,老爸仍「愛面子」,他總會脫下「愛的手鍊」,假裝自己一切都好,卻讓家人提心吊膽。


當父親剛罹患失智症時,郎祖筠和弟弟、弟媳、媽媽輪流抽空照顧郎爸,幾乎全家動員,白天上班,晚上照顧,大家全累翻了;照顧重任還是又落在退休的媽媽肩上。


外向母親 也陷憂鬱


六十六歲郎媽媽原本是個生活精彩的銀髮族,她是太極拳老師、交友廣闊,但是變成丈夫的全職照護者後,她的老年生活也跟著陷落。


郎祖筠說,媽媽經常抱怨頭昏眼花、心悸,全天守著的老爸的照顧壓力讓她受不了,「她差點瘋掉,看得出來她快速進入憂鬱狀態。」


新申請的印尼幫傭還沒到之前,為了搶救過勞的母親,郎祖筠找到陽明山的一家醫療照護機構,每月照護費用三萬元,讓郎爸進住,解除家人的負擔,也能就近探視。


「送他出門的那天,他看我的眼神,我一輩子都忘不了!」哽咽的郎祖筠回憶說,那天搭計程車送父親到機構時,他愁眉深鎖地望著她,好像在說:「你要把我丟掉呀?你不要我了嗎?」下了車,郎爸像小孩一樣不斷鬧彆扭,就是不願待在安養機構。郎祖筠無計可施,只好帶著父親打道回府。


期許長照 真正落實


回到家,郎祖筠在紙上寫下她為老爸安排的兩種選擇:「一、在家裡等新的人來照顧?二、去住今天去的地方,我們天天去看你?」郎爸接過筆,在第一項打了勾。郎祖筠淚水奪眶而出。


她說,照護者需要更多喘息服務;但是,台灣專業照護人員數量不足、訓練不足,只能期待政府拿出更能讓有說服力的長照藍圖。



【2009/05/29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
※圖片:藝人郎祖筠的父親「郎爸」(右)退休後患失智症,負責照顧的母親(左)承擔很大的壓力;這是郎爸失智前三人合拍的照片。(圖/郎祖筠提供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